问题库

在京东商城开通了京东白条的支付,类似于信用卡的功能,可以延迟三十天付钱,逾期不付钱并且已收到律师事

赵吉川
2021/5/5 10:01:18
在京东商城开通了京东白条的支付,类似于信用卡的功能,可以延迟三十天付钱,逾期不付钱并且已收到律师事务所的邮件,称如果不还款会进行法律诉讼,请问,欠款3000元,已逾期,已收到律师邮件、如果继续不管,不还款会怎么样?谢谢

我来回答

匿名 提交回答
其他回答(1个)

1个回答

  • 对库克的看法

    2021/5/8 6:19:27

    在美国,这种形式的医院有很多,为什么中国不能有类似这样的医院?

    医院为什么“先小人后君子”

    日常,大家都经历过医院的预交金制度。得知自己患了重病,摆在面前的却是一个冷冰冰的“必须先拿一大笔钱”,确实让人寒心。但是,医院不近人情的举动背后,是一个广泛存在的社会诚信问题。

    目前,我国诚信问题的根源,是社会发展带来的人口大范围、大规模流通促使“熟人社会”瓦解,但是依靠制度和规则持续社会秩序的“契约社会”还未完全建成。没有全国的个人信用体系,人们不敢相信陌生人。尤其在医疗现场,治疗的效果有很强的不确定性,可能患者在医院尽力的情况下仍然不满意疗效,可能患者家属难以接受人财两空的现实,巨额的医疗开支确实超出许多家庭的能力,所以医院必须“先小人后君子”。

    在医疗现场,患者逃费的例子比比皆是,医护人员像防贼一样盯着患者。医院为了预防逃费,往往规定“跑账”的医护人员要在赔偿医院损失之外再缴纳罚款,很多逃费被医护人员默默的垫付, “内部消化”。即便如此,一家医院账面总收入的2%左右要用来冲销纠纷和逃费的坏账。

    同时,多年的市场化医改导致了医疗体系的趋利性。不论公立、民营医院,过度医疗、套骗医保的情况并不罕见。很多患者因此在治疗过程中心生不满,导致恶意逃费发生。虽然急诊逃费有财政补偿渠道,但是政府机关也要像防贼一样防着医院。漫长的审批流程,让很多医院直接把逃费压力推给一线医护人员,进一步恶化了临床一线医护的处境,加剧医患矛盾,同时也为急诊“三无病人”等弱势群体带来了风险。



    一家小医院的尝试

    “先治病再付钱”的医院确实在发达国家有许多,这涉及到完善的个人信用体系和发达的保险体系,看似跟我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存在距离。但是,中国许多并非一线发达地区的医疗机构,已经采取了“先看病后付费”。

    “先看病后付费”是卫生部在2013年开始试点推行的一项医疗保险制度。以前患者看病,需要全额缴纳医疗费或根据医保身份按比例交纳医疗费用,就诊结束时进行结算。在试点地区,只要提供医保证件并签署协议书就可以直接治疗,结算前发生的一切费用由医院垫付。

    该措施源自山东济宁一所区级中医院,原本是经营困难的医院的促销手段。医院以患者的医保资格作保,恶意逃费的患者无法再次使用医保,违法成本较高。对于全家人在同一个新农合证件上的患者来说,逃费还意味着全家连坐。通过该举措,医院不但两年来无一例恶意逃费,还收获了可观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,这个例子简直就是“心灵鸡汤”。从济宁开始,“先看病后付费”逐渐在河北、河南、山东等多地试点。

    看看世界第一大国美国,白宫办公桌边尚有奥巴马总统留下的余温,特朗普总统就废除了美国史上第一个全民医保法案。反观我们国家,以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水平,运转着世界上最庞大、覆盖了95%人口的社会医保,不断改善人民的就医条件,经济并不如一线城市富裕的山东居然都发展出“先看病后付费”了,是不是该喊“厉害了我的国”?先别喊,团团不是是那种动辄喊口号、打鸡血的人。这个话题还没说完呢。

    深化医改:“行百里者,九十者半”

    “先看病后付费”目前仅在病人多来自周边社区的基层医疗机构试点,病人来源较广的大型三级医院没有施行。“先看病后付费”如果要推广到全国,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。但是,前路需要动用更多的智慧,开辟新的路径。


    自2008年启动新医改以来,仅用了五年时间,中国人民预期寿命就提高了一岁。这背后,是财政和社保一年2万亿的医疗卫生投入;我国的卫生总费用中居民承担的比例从2005年的52.2%降至2015年的29.3%。强大的支撑让我国公立医疗机构的卫生技术人员人数从2003年的487万人增至2013年的804万人,同期公立医疗机构床位数增长79%,100万元以上医疗设备数量增长300%,服务能力空前增强。

    但是,多年来居民盲目就医的习惯和公立医疗服务体系的趋利性,正在抵消新医改的成果。居民享受政府补贴的医疗,必然存在“小病大治“的倾向,治疗常见病也要迷信大医院,北京市卫计委主任方来英曾说,北京大医院70%的专家号资源用于诊查普通疾病;一些公立医院为了扩大经营成果,举债经营、盲目扩张,抬高了医疗成本。自2013年以来,我国公立医疗服务体系的成本增速一直快于收入增长,公立医院负债总额一万亿元,一些医院亟待解决效率问题。医改不能只靠增加投入,医疗行业需要 “供给侧改革”。

    改革有你,未来有你

    根据《“十三五”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》,我们的医疗正要发生如下变化:

    1、废除“以药养医”,改变公立医院依靠出售药品和耗材的运行机制,让医院和医务人员靠行医的技术报酬生存,避免过度医疗。

    2,改革药品及耗材流通体系。压缩药品和耗材的流通环节,进一步降低医疗成本;防范公共利益和商业利润的冲突,促使医药产品回归治病救人的本质属性。

    3,建立完善的分级诊疗政策体系,形成“小病在基层、大病到医院、康复回基层”的合理就医格局,避免医疗资源浪费和滥用。

    4,建立高效运行的全民医疗保障体系;建立起较为完善的基本医保、大病保险、医疗救助、疾病应急救助、商业健康保险和慈善救助衔接互动、相互联通机制。


    等到这些愿景化为现实,有了完善的医疗服务、低廉的医疗成本、高额的医保支付,人们为什么在医院逃费? “先治病后付钱”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就不陌生了。实现这一目标,需要我们每一个社会成员做出努力——这可不是唱高调。深化医改推崇的“三明模式”是地方摸索出的经验,福建省三明市堪称医改界的小岗村;“先治病再付钱”源自一家快要发不出工资的小医院的促销自救。各行各业无数的草根经验,正在汇入改革的顶层设计。

    我们在改革发展的道路中,都有机会在自己的领域做出创新和贡献。医改也好,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也好,未来更宏大的民族复兴目标也好,需要我们13亿多人民和衷共济。只要我们的党永远同人民站在一起,大家撸起袖子加油干,我们就一定能够走好我们这一代人的长征路。


   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的话,请 点赞关注或者分享给朋友吧!

相关问题